简体中文 | English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信息中心 >> 图片新闻
 

哈汽公司参加省保密局保密培训

日期:2016-11-09     来源:哈尔滨汽轮机厂有限责任公司
 
 

  

A09:体育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A09:体育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电子版首页 > 第A09版:体育新闻 下一篇 柯杰网红落子 时不我待 2016年12月25日 星期日 北京青年报

    即将过去的2016年,几乎让19岁的柯洁尝尽了人生百味。围棋世界冠军数量升到4个,等级分世界第一,却在冲击应氏杯、春兰杯时折戟沉沙;妙语解说人工智能大战,新浪微博粉丝达到325.5万;柯洁帮助家乡丽水滑坡灾区募捐,发微博帮队友讨薪水,柯洁树立了仗义执言的形象,也体会了身为网红的尴尬。

    在柯洁爸妈眼中,依然是让他们自豪,也让他们心疼、担忧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胸怀绝世武功,却依然要在漫漫红尘中,跌跌撞撞地成长,这就是柯洁,和他代表的这批90后、95后的围棋新锐,必须要走的成长之路。

    领军

    早在今年1月,柯洁以3比2在梦百合杯世界围棋赛决赛五番棋对战中获胜,取得职业生涯第3个世界冠军后,就有棋界粉丝喊出:柯洁时代来临。

    但一个时代岂是喊出来的,领袖又岂是生造出来的。除了过人的实力,服众的战绩,还要有领袖的担当。这样的重担,对19岁的柯洁,本有些勉为其难。

    还记得今年初,柯洁一家刚刚乔迁新居,北京青年报记者前去拜访。和柯洁聊天,感觉他年纪不大,却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情怀。说到围棋,柯洁认为这个圈子太小,自己有责任用各种方法推广围棋,包括用夸张的豪言吸引外界关注;在网上下棋,愿意和韩国棋手下,因为骨子里不愿意输给国外棋手;说到不爱看足球,也是不忍看到国足总是外战输球。

    对自己的家乡,柯洁也是有一份责任感。在丽水发生山体滑坡后,柯洁动议搞一场公益指导棋募捐活动,得到了中国棋院和俞斌、常昊、古力等八位世界冠军的响应。最终现场募捐,网络募集善款,加上柯洁现场捐赠的5万,总共募捐41万余元人民币。

    还有半个月前,帮助自己和棋手同僚发声讨薪的微博。那是在12月13日的凌晨。当时他已经在百灵杯决赛五番棋以0比2落后陈耀烨,早上就要飞贵阳,继续后三盘棋的较量。顶级围棋比赛的脑力、体力消耗之大,可想而知。令人感触的是,柯洁在评论区的一句话:“我站出来说一定会受到很多的压力与阻力,但我还是想为了我们单纯可爱的棋手尽力争取一下。”

    网红

    这不是柯洁第一次在微博上为棋手们的利益发声,围棋比赛条件简陋,记谱出错,柯洁出来吐槽;棋手战绩统计等基本工作没人做,柯洁出来呼吁。这是一个领军人物的担当。

    当然,这个领军人物的形象,多少有些另类和夸张。比如他的口出狂言:“到头来还是得靠我。”“就算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我的传奇,在我的呼吸停止之前,永不停止。”张扬的个性,让这个另类围棋领军人物,吸引了超过325万的粉丝关注。

    很多“网红”靠包装、靠炒作,但柯洁就是靠围棋。人机大战是围棋界千载难逢的机遇,“柯洁大棋渣”一天更新N条微博,搞笑视频、搞怪照片轮番上,每条后面都有数以千计的评论和数以万计的点赞。这种专业“段子手”风格,在沉闷许久的围棋界算是独树一帜,难怪火得不要不要的。

    你以为他只是哗众取宠?其实他很清楚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包括“李世石的胜率是百分之五”,也是深思熟虑后说的。柯洁说,他吸引来的关注度不是为了自己。他特别希望,围棋比赛的赞助商能有回报。

    对于一个棋手,操心赞助商的回报有些多了。但柯洁相信,凭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我看见自己吹吹牛能带动关注,看见收视率因为我涨得空前绝后的,看到当年古力都没有达到如今的热度,我还是开心的。感觉自己还是蛮厉害的。有赞助商赞助不愁吃喝,整个市场也能向好。”

    柯洁说,他想当网红,其实是想这个项目、这项技艺有更多人关注,哪怕不会下棋,看看热闹也好。“围棋年轻人越来越多了,需要更年轻的方式来推广。”

    这样说来,当一个围棋界的网红,对柯洁来说不算偏离主业。毕竟他靠围棋吃饭,他为围棋发声。他引来关注,引来浮躁时代对古老围棋的好奇,这就足够了。

    棋手

    作为中国围棋新一代中的领军人物,柯洁有担当,敢发声,有情怀。而作为棋手的主业,柯洁这个赛季的成绩单并不完美。

    2016年的柯洁,没有2015年那么耀眼。今年被朴廷桓在应氏杯、围甲、LG杯连续3次击败。作为国内乃至世界等级分排名第一人,柯洁两次在番棋决赛中输给陈耀烨。

    但他依然是中国棋手在世界大赛中表现最稳定的人。从2016年初到年底各得一冠,而明年还有新奥杯在等待他。还得说说赛程。整个12月,柯洁一直在奔波。12月1日和3日在重庆丰都参加围甲联赛,5日赴韩国参加三星杯决赛;8日结束比赛后飞回北京,为了赶上9日航班飞日本京都打阿含桐山杯,不得不住在首都机场附近的酒店。

    之后就是百灵杯决赛后三局。百灵杯是柯洁“梦开始的地方”,一年前,柯洁正是在此夺取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从此开启了他称霸棋坛的道路。

    因此在决赛阶段开赛前,柯洁也曾表示自己虽然因为赛程安排紧密觉得非常疲劳,但还是希望能够实现卫冕。当时陈耀烨的一句调侃“我也非常希望柯洁能尽快结束得到休息”,引来一片哄笑,如今听来并非虚言。

    孩子

    但柯洁依旧拼劲十足。还记得8月他弄伤膝盖,坐着轮椅、拄着双拐也要奔波在几个赛场。支撑他的,除了斗志、责任,唯有亲情。

    柯洁的围棋之路,是他的父母一步步陪出来的。早在最初赴京入聂道场求学,柯妈妈就已是辞了职,全程陪伴他的学棋之路。到如今柯洁已是成熟棋手,家人仍是他最强大后盾。在8月腿部受伤后,柯洁一度逞强,自己架着拐出去比赛,成绩却不理想。等到妈妈带着轮椅出现,成绩也有了改观。

    家人陪伴,带来亲情,也带来压力。从百灵杯到春兰杯,都是柯洁只身赴赛,他的爸爸妈妈并未随行。“我不希望他们跟着来,他们太紧张了!”如今的柯洁,已见不得家人为自己担忧。在日本机场,他想给爸妈买点别致的礼物,“买吃的不行,最后都是我吃,他们不吃。”买礼物为什么这么煞费苦心,“人生经历多了,才知道父母恩情最深,对自己的爱最为无私。”他说。

    从年初到年末,这个爱自黑、爱自拍、爱用手指卷头发的19岁少年,已经表现得比同龄人稳重和成熟太多。经历了年初的意气风发,也经历了低谷的艰难时光。柯洁一度沉醉于网络中的一呼百应,也有棋赛不顺,要借酒浇愁的境遇。小小年纪,柯洁身兼棋手、领军、网红和人子多职。围棋这条路,他能否走好,只能靠自己。从之前冲击王者,到如今捍卫领先地位,柯洁的蜕变期,还在前面。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对话

    柯爸谈柯洁:为了围棋吹吹牛也是好的

    12月尚未过去,柯洁的赛季也并未结束,还有中国围棋名人战的比赛要下。不忍心打扰柯洁,北青报记者与他的父亲柯国凡进行了一番对话。

    北京青年报(以下简称北青报):从年初到年底,柯洁是不是对自己的表现有些不满意?

    柯爸:他肯定是的,对自己要求高,觉得几盘棋没有下出应有的水平。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棋手就是这样,从小他学棋,输了就很痛苦。到了职业还是一样。外人是没法劝解的,只能自己走出来。

    北青报:虽然年底输了几盘棋,至少这一年,柯洁让围棋的影响力大增。

    柯爸:他也是一直觉得,围棋的圈子太小,好多人不关注。他为了求关注嘛,一些话说得夸张了。中国讲求中庸之道的,他吹吹牛,我们也让他收敛一些。不过,能用这样的方法,快乐地推广围棋,也是好事。

    北青报:最近柯洁在微博上捅了件大事。

    柯爸:就是为自己和其他棋手讨薪嘛。我们本来是不想扩大,毕竟赞助商不容易,都是为了围棋。

    北青报:当初为大连上方打比赛真是没有合同吗?

    柯爸:这件事要澄清,大连方面的教练,当年为了邀请柯洁参赛,开出来胜率奖金的条件。虽然是口头约定,确实是提前说好的。最后柯洁胜率达到9成,换算奖金就是30多万。

    北青报:那后面的150万冠军奖呢?

    柯爸:那是最后庆功宴,老板讲的。也有人说,那是喝酒的话,不能当成合同约定。但至少胜率奖金是应该给柯洁的。

    北青报:柯洁发微博后,据说也有压力?

    柯爸:有要他撤微博的,说私下解决。我说不能撤。这是大家的事情,你偷偷给我钱,我就撤微博不管别人,算怎么回事?

    北青报:欠薪事件已经解决了吗?

    柯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欠款。

    北青报:最近很多人在谈论柯洁何时能斗谷歌的人工智能呢?

    柯爸:我们也听了很多版本了,都是没有的事。

    北青报:但是柯洁还是希望和阿尔法狗交手?

    柯爸:对围棋总是好事情,可以吸引来全世界的目光,推广中国文化。而且输赢都正常,总归要拼一下。

    北青报:柯洁给家乡公益募捐的事,做得很好。

    柯爸:他能这么做,我也是为他自豪。毕竟是从家乡走出来的,能为家乡出力,说明他有这个觉悟。

    北青报:作为父母,觉得柯洁成熟了吗?

    柯爸:有时候还是个孩子。在网络上爱吹牛,说话喜欢夸张。但出发点是好的,为了围棋。他是个充满正能量的孩子。

    北青报:做了职业棋手,这么早就要面对复杂的社会,你对柯洁的选择后悔吗?

    柯爸:从前,觉得他选择了自己的爱好当做职业,觉得很好。最近,觉得他背负了很多压力。什么围棋第一人啊,什么领军人物啊,我觉得都是虚幻的头衔给了他压力。作为父母,希望他压力小点,多关注围棋,能再维持两三年的领先地位,就知足了。

    北青报:就两三年?

    柯爸:对,我们就很满足了。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关闭]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合作项目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访问量:10986230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三大动力路345号 电话:0451-82952888 黑ICP备11001314号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