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信息中心 >> 图片新闻
 

哈汽公司参加省保密局保密培训

日期:2016-11-09     来源:哈尔滨汽轮机厂有限责任公司
 
 

  

原标题:中国每年60万人“过劳死” 维权无法律保护陷尴尬

  漫画/高岳

□ 本报记者 马超

“过劳死”一词最早源于日本,指劳动过程中由于沉重的身体、心理负荷导致疲劳的不断累积,造成原有的高血压或心脑血管等疾病恶化,出现急性循环器官障碍并最终导致死亡。近些年来,“过劳死”报道屡屡见诸报端。

2015年3月,深圳36岁的IT男张斌,被发现猝死在酒店马桶上,凌晨1点,他还发了最后一封工作邮件。据悉,为赶项目,他常常加班到早上五六点,又接着上班。去世前一天,他跟妈妈说“太累了”。

2016年6月29日,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地铁站台上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同事们都说他这几年工作太拼,长期加班熬夜,表面看似强壮,实际已积劳成疾。

有资料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达60万人,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然而,由于我国现有法律没有对疾病发作与工作之间关联性的明确规定,导致“过劳死”维权处于无法律保护的尴尬境地。律师在代理此类案件、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过程中,同样面临着诸多难题。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调查采访。

男子连续工作11个小时猝死  

单位被判承担20%赔偿责任  

王某系江苏省某演艺集团员工,2003年王某进入该演艺集团从事乐器演奏工作。2015年7月的一天下午14时左右,王某根据演艺集团安排前往常州演出,当日23时30分回到单位,并将演奏器具搬回宿舍。3天后,王某被单位同事发现死在宿舍,后公安机关认定为心源性猝死。

一时间白发人送黑发人。王某的父母认为,虽然演艺集团作为用人单位安排员工工作是正常经营管理需要,但是在本案中,王某的工作强度显然非常大,且演艺集团在明知工作强度大、可能会给员工造成身体伤害的情况下,没有及时安排员工休息,没有给员工进行体检,最终导致他们的儿子因劳累等原因猝死,演艺集团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王某父母遂将演艺集团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演艺集团赔偿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住宿费等损失。被告演艺集团辩称,原告的起诉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在审理中认为,王某去世前最后一次演出工作时间长达10余小时,虽然本案现有证据无法得出被告安排超时工作与王某猝死存在必然直接因果关系的结论,但根据王某演出完回到宿舍睡觉后猝死这一过程的紧密度,并结合日常经验法则,该因果关系亦同样无法排除。

考虑到引发猝死的原因亦与王某个人身体素质、个人身心调整等多重因素有关,具有多因果性和一定的偶然性,在本案因果关系参与度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法院根据证明责任分配规则和公平合理原则,酌定由被告对王某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被告演艺集团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现此判决已生效。

“过劳死”认定工伤难  

至今未纳入职业病目录  

据医学专家介绍,直接促成“过劳死”的5种疾病依次为:冠状动脉疾病、主动脉瘤、心瓣膜病、心肌病和脑出血。除此以外,消化系统疾病、肾衰竭、感染性疾病也会导致“过劳死”。

然而,看似个体原因导致的过劳死,当变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就是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一种综合结果。比如,经济社会转型的压力增大、竞争加剧、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等等。

记者了解到,事实上,许多员工之所以常常选择“自愿加班”,无非是为了养家糊口的薪水,以及息息相关的升迁、职业发展;而一旦发生“过劳死”悲剧,我国法律上也没有对疾病发作与工作之间关联性的明确规定,导致“过劳死”处于无法律保护的尴尬境地。

据常年代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江苏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聂彩莲律师介绍,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规定的7种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中无一提及“过劳死”。而《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

“看似为‘过劳死’在法律规定上找到了安放之处,但从实践来看,一方面,很多‘过劳死’的劳动者是因为长时间过度劳累所致,其损害结果未必都发生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很可能因劳累在家休息时死亡,而这并不符合视为‘工伤’的认定标准。”聂彩莲告诉记者。

  [关闭]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合作项目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访问量:10986230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三大动力路345号 电话:0451-82952888 黑ICP备11001314号
  • 网站地图